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粮价飙涨!俄乌冲突引发粮食危机,专家:本不缺,大家一抢就缺了

作者:陈佳慧 2022-04-25 10:36

在胡冰川看来,这个世界本来不缺粮,但是发生冲突后,人们都会增加一些保障供应的措施,这进一步恶化现阶段的粮食危机。

粮食安全问题备受关注。

近日,世界银行行长大卫·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警告称,乌克兰危机引发食品价格飙升,世界正面临一场“人类灾难”。他表示,当前的粮食安全危机将持续数月,甚至可能持续至明年。

4月8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以下简称“粮农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黑海地区冲突对主粮和植物油市场造成冲击,世界粮食商品价格在3月份大幅跃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具体为,粮农组织谷物价格指数3月份平均为170.1点,环比上涨17.1%,创下199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俄乌冲突发生以来,全球大宗农产品价格上涨,基本上是50多年来最高的了。”4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产品贸易与政策研究室主任胡冰川对时代财经表示。

在胡冰川看来,这个世界本来不缺粮,但是发生冲突后,人们都会增加一些保障供应的措施,这进一步恶化现阶段的粮食危机。

同时,近期全球石油价格飙升,作为替代品的生物燃料需求大增。据央视财经报道,生物燃料油主要包括生物乙醇和生物柴油,目前主要以粮食为原料生产。美国2021年乙醇产量约4500万吨。按照1吨生物燃料乙醇大约需要3吨粮食原料推算,美国共消耗约1.35亿吨粮食,约为澳大利亚一年粮食总产量的2.5倍。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仅美国、巴西、欧盟生产生物燃料所消耗的粮食约3亿吨。

粮价飙涨是否会影响国内粮食安全?胡冰川坦言,“我们不存在粮食危机。”他认为,全人类都在承受高粮价带来的代价,对中国的最大影响是增加进口成本。“我们长期重视粮食安全,保障‘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目标,所以我们稻谷小麦的生产实际上相对过剩”。

VCG31N1239400870.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俄乌冲突影响人们对未来预期的判断

粮食价格创纪录的上涨或将使数亿人陷入贫困,造成粮价上涨的主要原因则是俄乌冲突。

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显示,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乌克兰是第五大小麦出口国。它们提供了全球19%的大麦、14%的小麦和4%的玉米,占全球谷物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

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此前表示:“鉴于这两个主粮商品出口国的农业活动可能被迫中断,在国际粮食和农资价格已经处于高位且波动不定的情况下,或将严重加剧全球粮食不安全状况。”

“俄乌冲突发生以来,全球大宗农产品价格上涨,基本上是50多年来最高的了。”胡冰川分析,俄乌冲突增加了很多不确定因素,首先是双方的粮食产出会受影响;其次,传统的贸易秩序被冲击,“也就是环黑海运输的物流中断,那么不光是粮食,跟粮食有关的农业投入品也会受到影响”。

粮农组织分析,3月份指数上行源于世界小麦和粗粮价格飙升,主因是冲突导致乌克兰和俄罗斯出口中断。黑海地区出口的预期损失加剧了本已紧张的全球小麦供应形势。

“俄乌冲突也会影响人们对未来预期的判断。”胡冰川解释,这个世界本来不缺粮,但是发生冲突后,大家都觉得粮食不安全。人们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都会增加一些保障供应的措施,这样就会进一步恶化现阶段的粮食危机。“本来不缺,但大家一抢,就缺了”。

胡冰川补充道,粮价大涨后,有一部分国际资本为了牟利,会炒作粮食安全的话题,“只要大家相信粮食价格会上涨,那么对于这些资本来说,就有套利的空间”。

已攀至高位的粮价是否还会持续飙升?胡冰川认为这与俄乌冲突会不会往更严峻的方向发展有关。

他对时代财经分析,在俄乌冲突的第一周,全球谷物以及大宗农产品的价格攀升到一个非常高的高位。随着俄乌局势僵持以后,它们的价格虽然维持在高位水平,但是相对来说增长比较平缓,也没有进一步冲高。

“至少从俄罗斯、乌克兰两国以外的信息中,我们能看到美国、欧盟,包括中国,乃至印度、巴西,这些主要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它们对未来的预期是呈现中性和往稳定格局方向发展。”胡冰川说。

全球饥饿人口进一步增多

胡冰川表示,全人类都在承担粮价上涨带来的影响。

3月14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乌克兰春播出现中断将加剧全球粮食供应短缺问题;同时,全球40%的化肥产品来自俄罗斯,如果这类产品供应中断也将导致粮食收成减少约50%。

为了守好各自的粮袋子,最近几周,全球实行粮食出口限制的国家总数达到35个,增幅为25%。截至3月底,各国已实施了53项与粮食贸易有关的新干预措施,其中31项是限制粮食出口,九项涉及小麦出口限制。

“这是这些国家对未来感到不安全而采取的手段,这种手段会进一步加深恐慌情绪,加剧全球粮食安全危机的状态。”胡冰川说,实际上这35个国家采取的措施对全球的农产品市场影响有限,因为全球农产品主导的出口国在南北美洲,“什么时候美国、巴西不出口农产品了,那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对于此次粮价上涨的影响,“影响最大的就是俄乌交战双方,”胡冰川表示,其次就是边缘国家的贫困人口。实际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以来,全球饥饿人口大概增加了一亿人,俄乌冲突进一步推高粮价后,全球范围内总饥饿人口还会进一步增加。

“世界正面临一场‘人类灾难’”,马尔帕斯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尽可能增加粮食、能源和化肥的供应,而不是降低产量或提高物价,同时对全球最贫困的那部分人提供针对性援助。

胡冰川坦言:“我们不存在粮食危机。”他表示,粮价上涨对中国的最大影响是增加进口成本。据农业农村部公布数据,2021年,我国谷物进口6537.6万吨,同比增长82.7%,进口额为200.7亿美元,增长1.1倍。

当前,中国的口粮消费基本是饱和的,“老百姓的消费在升级,就是在肉类、水产品、水果、蔬菜等方面的消费很多,而在谷物消费,也就是米面上的消费是饱和的”,胡冰川说。另一方面,从政策的角度来说,“我们长期重视粮食安全,保障‘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目标,所以我们稻谷小麦的生产实际上相对过剩”。

4月19日,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孟玮透露,“自2004年以来,我国粮食生产实现“十八连丰”,2021年全国粮食产量再创新高,连续7年保持在1.3万亿斤以上。中国粮食库存较为充足,36个大中城市主城区以及市场易波动地区,成品粮油的储备已经达到了15天以上,防范市场风险的能力增强。”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王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