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孙正义的最后一场豪赌:押宝芯片史上最重要一次IPO翻盘

作者:郑栩彤 2022-11-22 11:01

押宝ARM独立上市

看准机会从不手软的孙正义,选择再赌一次。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在财务业绩会上发言。”在软件银行集团(下称“软银”)最新财季会议上,孙正义郑重宣布,他将退出公司日常经营,全身心投入芯片设计公司ARM的“爆发式增长中”。

由于全球科技行业降温,向来在科技领域眼光毒辣的孙正义,近年也未能再带领节节失利的软银重现辉煌。包括孙正义最成功的投资——阿里在内,今年全球一众互联网企业资产减值,裁员之声此起彼伏。为扭转亏损,软银不得不多次减持阿里。

在此背景下,孙正义既不想带领软银收缩御寒,也不想放手彻底隐退。他希望再赌一次,将宝全部压在硬科技企业ARM身上。一旦ARM成功上市,孙正义就算赌赢,一如之前他所有赌对的投资一样。

图源:图虫创意

押宝ARM独立上市

虽然2019年至今,孙正义常因投资失误对外道歉,但此次宣布退出软银日常经营,并非孙正义认输,而是将精力全部用于啃ARM这块硬骨头。

2016年,软银以310亿美元现金收购ARM,近年欲出售ARM弥补亏损。2020年,英伟达便宣布以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RM,至2021年年底,交易价涨至870亿美元的峰值,随后回落至660亿美元。只要成功出售,软银便能大赚一笔,但该交易因监管机构介入而终止,孙正义转而决定推动ARM独立上市。

或许是看到ARM此前可观的出售价格,孙正义有了更大胃口。业务层面上,他表示,ARM不仅将在手机革命中成为中心,在云计算、汽车、物联网和虚拟世界中也将成为创新中心,并进入第二增长阶段。

估值层面上,孙正义更预测,ARM的价值相当于谷歌、亚马逊、Meta、苹果这4大巨头的水平,或比卖给英伟达的价钱高出一个数量级。ARM上市将是芯片史上最重要的IPO。

图源:图虫创意

在当前芯片巨头加速整合、争夺业内优质标的的背景下,不论是否IPO,ARM确实都有可能被卖出高价。英伟达收购受阻后,ARM近期又传出跟三星接洽的消息,据媒体报道,英特尔也在考虑联合收购。

ARM的未来也确实具有一定想象力。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以往主要在手机芯片上使用的ARM芯片架构,近期加速向PC和服务器市场渗透。亚马逊、微软、阿里、谷歌等云服务厂商也传出自研ARM架构服务器芯片的消息,这些芯片将挑战X86架构芯片的优势地位。

尽管收益可观,但押宝ARM也充满风险。

眼下,ARM对外授权的ARM架构正在遭受RISC-V架构的挑战,苹果、高通、英特尔和众多国内厂商均投入开源免费的RISC-V架构,试图避免给ARM公司缴纳授权费用。有芯片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ARM架构试图称霸的物联网、自动驾驶等市场,也是RISC-V架构芯片的目标市场。

此外,ARM能否顺利上市也需打一个问号。据报道,因英国当地局势,软银已搁置ARM的伦敦IPO,转而谋划美国上市。预计上市时间因此推迟,或在2023年晚些时候,届时是否会有新变数暂未可知。

高收益必然伴随着高风险,在投资界叱咤风云几十年的孙正义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这次他依然选择押宝,一如他之前的投资风格一样。

有接近软银愿景基金的人士向媒体透露,孙正义对愿景基金的每一项投资都亲自拍板,虽然他的投资很多时候都是跟着感觉走。

当然,今年已65岁的孙正义也始终保持学习状态。Bernstein分析师曾表示,孙正义在过去的失败投资中学到很多,吸取了教训。

此次豪赌ARM,孙正义还能再赢一次吗?

看准机会从不手软

在部分人看来,孙正义选择豪赌ARM并不奇怪,纵观其投资生涯,看准目标以小搏大就是他从始至终的投资方式。

回顾孙正义几次震惊业内的成功投资,其中都能看到明显赌的成分。

1995年,孙正义与5名学生关于雅虎仅谈话30分钟,便掏出200万美元,后续成为雅虎最大股东。雅虎一年后上市,孙正义仅卖出2%股份便套现4亿美元。

相似的桥段也发生在他投资阿里的时候。1999年,与马云谈话6分钟后,孙正义便决定拿出4000万美元投资阿里。此举似乎“吓到”马云,最终阿里反而谨慎起来,只拿了孙正义2000万美元。

2003年,软银帮助阿里开发门户网站淘宝,注资5000万美元,并购买阿里3000万美元的可转票据,随后转换为普通股。2004年,软银追投阿里6000万美元,成为阿里第二大股东。

即便当时很多人并不认为淘宝能成为日后的电商巨头,但在孙正义看来,一旦阿里成功,自己的投资回报将十分丰厚,因此值得一赌。

图源:企业供图

至2014年阿里上市,软银以超30%的股份占比成为阿里的最大股东,软银持有的阿里股份价值翻了约2900倍。孙正义本人的财富净额则达166亿美元,他在这一年成为日本首富。

多次追加、重仓阿里让孙正义尝到甜头,也奠定了他此后多年敢赌敢拼的投资方法论。孙正义曾将97%的精力用于投资科技公司,热衷于投资行业头部企业,对部分企业多次注资。

据报道,软银用于投资商业科技版图的工具主要是上千亿规模的愿景基金。在中国,孙正义投资了字节跳动、自如、饿了么、滴滴、KEEP等互联网公司,在海外,软银投资了Meta、微软、Netflix、谷歌等巨头科技企业,以及独角兽或初创公司Fair、Grab、Paytm、WeWork等。

收益颇丰背后,押宝失败的案例也比比皆是。去年7月,孙正义曾在公开场所坦言,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的超90%甚至95%公司,依然未实现盈利,甚至陷于亏损。

孙正义此前投资的韩国电商Coupang,2021年上市后股价一路走低,从69美元/股跌如今的20美元/股;孙正义投资WeWork更是一大败笔,由于误信WeWork董事长亚当·诺伊曼,孙正义不顾软银CFO后藤芳光劝阻,出手200亿美元投资,随后WeWork IPO失败,成为软银的烂摊子。

2021财年,仅软银愿景基金净亏损便达到2.64万亿日元。截至今年9月底的近半年里,软银投资损失2200亿元。

投资有亏有赚,豪赌有输有赢,见过大风大浪的孙正义,这回依然选择再赌一次。眼下,65岁的他已然放手软银,无论此次押宝ARM成功与否,可能都将是其最后一次豪赌。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编辑: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