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百度“动刀”硬件部门:合并“小鱼在家”,前锤子CTO钱晨加入

作者:苏建勋 2019-04-02 14:47

钱晨要面对的,是百度羸弱的硬件供应链体系,与“一年卖出1000万台智能音箱”的险峻目标。

钱晨.jpg

既没有去做电子烟,也没有参与“聊天宝”引发的社交混战,前锤子CTO钱晨的最新动向与他热闹的前东家没有任何关联。

36氪从多位百度内部人士、锤子相关人士处获悉,在离开锤子两年半之后,钱晨已于今年2月正式加入百度,负责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简称SLG)中的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原百度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负责人杨永成现已离职。

钱晨加入百度,与一桩“以投资之名,行收购之实”的项目资本运作有直接关系。

2016年7月,钱晨离职锤子后,曾辗转加入过数字家圆、洪泰智造工场等公司,2018年5月,钱晨加入由百度投资的智能硬件公司“小鱼在家”,负责该公司与百度合作的智能音箱“小度在家”业务的硬件研发与供应链中心。

“目前百度SLG事业群正在将小鱼在家合并进百度的硬件体系,钱晨博士已经去百度园区工作了。”一位小鱼在家的内部员工告诉36氪,另一位百度SLG的员工也确认了该消息。

上述人士还向36氪表明,百度在2017-2018年通过对小鱼在家的多轮增资,已经获得了单一大股东的企业控制权。根据天眼查显示,小鱼在家曾经的投资方,包括创新工场、光速中国、成为资本等股东目前股权占比均为1%。

“百度前后为小鱼在家投了三亿美金,基本等同于收购。”上述小鱼在家内部员工对36氪表示。


“小鱼在家”由前YY开放平台总经理宋晨枫于2014年成立。2017年1月,小鱼在家宣布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此后陆续发布搭载百度 DuerOS 语音交互系统的视频通话机器人“分身鱼”、带屏智能音箱“小度在家”等产品。

针对“钱晨加入百度、杨永成离职、收购小鱼在家”等消息,36氪向百度官方求证,百度回复称:钱晨已加入百度SLG,相信他在硬件研发和供应链领域的丰富经验能提升小度的整体实力,带给小度智能硬件产品更好的用户体验。

36氪也尝试用邮件、微信等渠道联系钱晨、宋晨枫等人,但未能取得直接联系。

整合小鱼在家、更换硬件渠道负责人、调整音箱产品的战略优先级……百度SLG 事业群正在对内部硬件生态大举“动刀”,这既是百度在接连推出小度在家、小度音箱、小度车载支架、小度电视伴侣后,内部复盘、反思的修正措施,也是为2019年持续面临阿里天猫精灵、小米智能音箱等外部竞争者的应对之举。

“关键先生”钱晨,与百度的“千万音箱”目标

近期,多名百度SLG内部员工向36氪表示:2019年,百度智能音箱出货量的KPI是1000万台。

完成这个数字并不容易。今年3月初,阿里巴巴宣布其天猫精灵系列AI音箱累计销量已经突破1000万台——从2017年8月8日第一台天猫精灵X1开售到完成首个千万销量,阿里巴巴用了20个月。

不论是阿里还是百度,在智能音箱的推广中,补贴都必不可少。

有硬件行业人士对36氪分析称,2018年3月,百度首次推出带屏音箱“小度在家”时,每台“亏本+补贴”金额超过200元,如今随着产量上升,这一数字虽有所下降,但补贴仍在持续中。

“国内市场的智能硬件产品规模尚处于起步阶段,百度愿意用补贴的方式,让智能硬件走进用户家庭。”百度SLG总经理景鲲曾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

眼下,百度想尝试用更短的时间完成“千万音箱”的出货量目标,除了真金白银的补贴之外,搭建强悍的后端供应链体系尤为重要。

不过,作为互联网公司的百度,在硬件设计、供应链管理层面并无太多经验,就连曾被陆奇称赞为百度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之一的景鲲,擅长的也是以 DuerOS 为代表的软件平台。

“百度在硬件设计、供应链管理、仓储物流等诸多环节均不成熟,且各个硬件产品各管一摊,缺乏资源联动与统一规划,经常造成产能紧张与成本浪费。”一位接近百度SLG的行业人士对36氪表示。

上述人士举例称:此前百度推出的小度音箱在富士康进行量产后,百度曾在深圳租下顺丰仓库专门用来发货,单个快递的物流成本在 30 元;而业界的常规做法是与富士康签订物流协议,直接从工厂进行派送,每件成本只有12元左右。

在这样的背景下,曾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并接连在锤子手机、数字方圆、洪泰智造工场操盘硬件供应链体系的钱晨,自然成为了百度SLG 事业群的“关键先生”。

“小鱼在家之前的产能经常出现问题,钱晨来了之后,整个供应链都跑顺畅了不少。”一位小鱼在家的内部员工说到。

拿小鱼在家生产的“小度在家”来说,生产一批小度在家音箱,需要根据量产规模,提前三个月进行备料,这就需要管理者对供应链具备一定的前瞻与预测能力;另外,一旦富士康产线临时出现产能问题,管理者也要有足够的业内资源,找到其他家工厂产线完成生产。

“这些经验和资源,钱晨博士都有。”上述小鱼在家员工表示。

“小度在家”战略地位上升,“小度音箱”将边缘化

在百度对智能音箱业务的规划中,曾有着和腾讯“赛马”传统类似的内部竞争局面。

2017年,百度通过资本触角与两家智能硬件公司产生联系,即:全资收购渡鸦科技、战略投资小鱼在家。因此,2017年也成为渡鸦与小鱼的竞争之年——两家公司均主攻研发带屏音箱,而优先获得市场肯定的那一方,就能成为百度的主推产品。

2017年11月,渡鸦率先推出新品“智能音箱Raven H”,售价1699元,但由于在价格、产品策略上的定位出现问题,渡鸦在百度内部逐渐边缘化,Raven H的量产目标随即被压缩,预计给出的营销预算也被大量削减。2018年7月,渡鸦团队负责人吕骋正式宣布离开百度。

第二轮竞争发生在小鱼在家与百度内部自研的“小度音箱”之间。

2018年3月,原小米音频产品线负责人、前小米电视副总裁杨永成出任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负责人。杨永成曾开发过多款小米音箱产品,在他的带领下,百度开始研发低价音箱,并在当年6月发布首款无屏智能音箱“小度音箱”,售价仅为89元。

然而,随着智能音箱产品逐渐成熟,业界趋于形成共识:带屏音箱在未来的商业化速度与开发者生态的构建潜力上,远远大于无屏音箱。仅拿广告投放来说,带屏音箱的屏幕能为广告交互提供自然的视觉载体,而无屏音箱只能插入语音广告,还会大大影响用户体验。

据36氪获悉,随着百度SLG事业群进一步整合小鱼在家业务,其生产的“小度在家”将成为百度智能音箱的战略核心产品;而在杨永成离职百度后,其负责的无屏音箱产品“小度音箱”将不再作为推广重点,相关人员、供应链等储备会逐步交由钱晨统一管理。

而在小鱼在家逐步与百度SLG的智能音箱业务合并后,小鱼在家的员工也将陆续前往百度园区工作,仅有一支不到10人的团队处理小鱼在家“分身鱼”等产品的运营维护工作,其创始人兼CEO 宋晨枫也已经在今年初逐渐脱手音箱业务的管理工作。

“宋晨枫正在尝试一个儿童乐园的线下体验项目,不排除未来会重新创业的可能。”一位小鱼在家的员工对36氪表示。

文章来源:36氪 编辑:张常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