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连平:银行准备金率仍有下调空间,有望为小微企业纾困

作者:石恩泽 2020-05-23 18:05

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众多关于小微企业的政策指引,为此,时代财经邀请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进行分析解答。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小微企业作为关键词频频出现,众多利好消息无疑是为小微企业雪中送炭。

中小微企业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报告(2018)》显示,中国中小微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经时代财经梳理,政府工作报告从开源和节流两个方面着手,加大了对中小微企业的减税降费力度,强化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并重点强调“一定要让中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明显提高,一定要让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开源节流助小微.png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从开源和节流两方面着手,为小微企业纾困。(来源:时代财经根据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整理)

时代财经对比2019年和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发现,关于中国小微企业的不少关键指标有所增长,并在表述上有所转变。就相关话题,时代财经于5月22日采访了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

鼓励银行合理让利实体

对比去年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上,2019年的目标是增长30%以上;而2020年的目标则是高于40%。

对于2019年设立的增速目标,国有六大银行均超额完成任务。根据六家国有银行公开年报数据统计,六大行2019年普惠小微贷款平均同比增幅达到45%。

那么在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更高的目标,商业银行在央行降息的大趋势下,息差收窄,商业银行盈利水平下降,还能够按量完成目标吗?

对此,连平认为,这实际上就是要求银行把压力承担下来,不要再追求那么高的盈利,保持平稳的增长即可。“虽然加大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会造成银行不良率上升,从而增加一部分的信贷成本,但是由于银行整体利润水平逐年提高且总量规模较大,因此,银行是有足够能力可以处置不良率攀升的问题。”

对比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小微企业,银行业在新冠疫情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冲击下,利润逆势上扬。据银保监会的统计数据,2020年一季度银行总资产水平不降反升,高达9.5%,创历史新高。另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最赚钱的20家上市公司里,有13家为银行,占比达65%。

银行利润率图.jpg银行金融机构总资产情况图。(来源:中国银保监会官网)

正因为如此,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亦明确提到,鼓励银行合理让利。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让利”是指让利市场主体,而中国的市场主体正是中小微企业。

中华工商时报日前曾指出,中国目前有超过1亿户的市场主体,其中90%以上是中小微企业。它们不仅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更是居民就业的主要承载者。在疫情冲击下,保市场主体是压舱石,保住了市场主体,经济就有动力,就业就有支撑,产业链就能运转。而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末,中小微企业吸纳就业人员2.33亿人,占全部企业就业人员的比重为79.4%。

其次,在连平看来,“银行的准备金率还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届时商业银行可以获得更多的低成本资金,从而用于扩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

此外,连平还指出,此次对信贷增速的“加量”,是因为有很多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做生意的小微企业,却从未获得过贷款。“因此,对贷款增速提出进一步要求,就是希望商业银行能够扩大信贷的受众面,让那些从未获得过贷款的小微企业,能够获得贷款。”

消除中小银行放贷“瓶颈”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写道,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

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发布的《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报告,中国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达1.9万亿美元。在中国5600万的中小微企业中,或是完全无法从正规金融体系获得外部融资,或是从正规金融体系获得的外部融资不能完全满足融资需求。报告指出,中国微型企业近八成的融资需求未被满足,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融资缺口存在巨大的失衡。

但是中小微企业数量多,融资缺口大,商业银行应如何做到“雨露均沾”?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推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更好服务中小微企业”,而去年关于银行资本的表述为“支持大型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如此看来,仅仅依靠大型商业银行难以进一步深入基层,因此还要发动中小银行。然而此前,资本金不足成为了制约中小银行放贷的“瓶颈”。

对此,连平解释称,在执行过程中,要将信贷发放和补充资本配合起来,信贷增速提高,占用的资本就多了。“按照目前的监管规定来说,占用的资本到达一定的限额,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就无法达标,则不可再发放信贷。而中小银行本就比大型银行要缺资本,因此更要加大力度补充(资本)。”

关于银行补充资本方面,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4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银行资本补充方面,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比如发行各种资本补充债券、优先股、普通股等,加大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

由此可见,中小银行的放贷阻碍也将被进一步缓解。

小微企业“拖不起”

在本次疫情中,小微企业遭受猛烈冲击。据招商银行研究院5月发布的《小微企业调研报告》估算,超过五成企业预期上半年营收将下滑50%以上,近六成企业现金流撑不过三个月,约两成企业预期上半年现金流将耗尽但产能难达75%。

这意味着,即便银行愿意提供贷款机会,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小微企业也不愿申请贷款。

“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连平向时代财经指出,这时候就要靠财政政策和大型国企和央企拉动需求。

事实上,在大型企业的供应链上,往往依附着众多小微企业为其提供服务。在连平看来,大型的国家骨干企业可以积极主动为小微企业提供生产需求,让小微企业有信心借贷。

除此之外,连平还提到另一个常见的情况,那就是目前,大型企业在贷款方面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可以拿到比小微企业更多的资源和较低的利息。这也导致大型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占用了小微企业的资金。

“许多大型企业拿着给小微企业的钱去投资,然后拖着这笔钱慢慢地给。但小微企业拖不起啊。”连平说。

因此连平建议,要对大型企业实施更有效的约束,设立基本的商业原则,例如付定金的款项比例,以及在规定的期限内按时付清尾款等。

对于这个问题,在今年1月份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下一步国务院将加快《及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条例》立法进程并尽快出台实施,强化清欠约束惩戒机制。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梁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