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被年轻人抛弃!三只松鼠跌落神坛,前三季度净利大跌8成

作者:王言 2022-10-26 20:52

红利消散后,如何做好产品,解决短板问题,才是三只松鼠需要考虑的事。

曾风光无限的“网红零食第一股”三只松鼠(300783.SZ)有些“跑不动”了。

10月25日晚,三只松鼠披露2022年三季报,其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2.19亿元,同比下降32.63%,净利润1136.53万元,同比下降87.43%;2022年前三季度的营收为53.33亿元,同比下降24.57%,净利润9349.96万元,同比下降78.86%。

WechatIMG5642.jpeg图片来源:三只松鼠官方微博

三只松鼠表示,期内公司延续战略转型,其中对于部分业务及产品的主动缩减对当期业绩产生影响。“目前,公司仍处于战略调整期,供应链、渠道等布局及其效益产生需要一定时间,但公司坚定战略转型方向和决心。”

针对公司经营相关问题,时代财经联系三只松鼠相关负责人并致电公司证券部,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今年是三只松鼠成立第10年,创始人章燎源曾给三只松鼠定下了“百年松鼠、千亿松鼠”的远大目标。但在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股东纷纷减持套现、线下门店频繁关店的背景下,三只松鼠距离这个目标似乎已经越来越远。

股价跌跌不休,股东频繁减持

2019年收入突破百亿元之后,三只松鼠始终未能更进一步。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三只松鼠的营收分别为97.94亿元、97.7亿元,同比下滑3.72%和0.24%。

三只松鼠业绩下滑并非是行业普遍现象。

零食品牌盐津铺子(002847.SZ)发布的三季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盐津铺子实现营收19.7亿元,同比增长21.01%,净利润2.19亿元,同比增长182.85%;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7.6亿元,同比增长34.73%,净利润8978.37万元,同比增长213.19%。

主营业务为风味小鱼等传统风味休闲食品的劲仔食品(003000.SZ)也发布了2022年三季报。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收10.10亿元,同比增加34.57,净利润0.90亿元,同比增加41.17%;其中,第三季度实现营收3.90亿元,同比增长40.11%;实现净利润0.34元,同比增长47.15%。

三只松鼠的股价也随着业绩下滑而跌跌不休。

登陆创业板之初,头顶“电商零食第一股”光环的三只松鼠狂拉10个涨停板,股价在2020年5月达到历史最高的91.59元/股,市值高达360亿元。这一年,章燎源以103.2亿元的身家位列《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第305位。

但从2020年6月开始,三只松鼠步入漫长的下跌通道。如今,三只松鼠的股价已经跌去8成至17.9元/股,市值不足72亿元。章燎源的最新持股市值约为28.7亿元,相比巅峰时已缩水近75亿元。

业绩不给力,三只松鼠还频频遭到股东减持。

2020年年末,在三只松鼠上市一年股票解禁期满之际,第二大股东NICE GROWTH LIMITED与一致行动人、第五大股东GAO ZHENG CAPITAL LIMITED公告称,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9%的股份。一周后,第三大股东LT GROWTH INVESTMENT IX (HK) LIMITED也称要减持不超过总股本9%的股份。2022年7月,LT GROWTH INVESTMENT IX (HK) LIMITED又计划减持三只松鼠股份不超过总股本的6%。

线上红利退潮,线下扩张停滞

三只松鼠起家于线上渠道,也收割过一波电商红利。

2012年,三只松鼠正式成立,定位为“互联网零食品牌”。登陆天猫的第一年,三只松鼠就拿下了“双11”零食特产类销售额第一名。此后,三只松鼠更连续9年蝉联该品类销量的第一名,成为名副其实的零食界“网红”。

2019年7月,三只松鼠登陆创业板,营收也突破百亿元。但也是在这一年,三只松鼠的净利润开始出现下滑,同比下跌超过20%。市场普遍认为,随着电商流量红利消逝,在线获客成本不断增加,三只松鼠的增长模式也逐渐摸到了天花板。

2020年,三只松鼠天猫旗舰店全年的销售收入同比下滑28%;2021年,三只松鼠在两大主流电商平台天猫系及京东系的营收又分别下滑22%和12%。

目前,三只松鼠的收入依旧严重依赖于电商,且未能遏制住下滑的态势。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第三方电商平台营收为30.13亿元,占总营收的73.25%;其中,天猫系营收为11.97亿元,同比下滑25.56%,京东系营收为11.19亿元,同比下滑21.64%。

相比不断下滑的线上收入,三只松鼠的销售费用却在逐年递增。财报数据显示,三只松鼠的销售费用从2018年的14.61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20.72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三只松鼠的销售费用也达到了12.05亿元。而在业内,“三只松鼠一只在为平台打工”的言论也广为流传。

在广东省食品安全保障促进会副会长朱丹蓬看来,相较于传统零食品牌线上线下均衡发展,三只松鼠的“硬伤”在于其没有实现线上线下的一体化发展,三只松鼠对线上渠道依赖较大。“最近两年线上红利逐渐减弱,获客成本变高,三只松鼠的核心竞争力也在下降。”朱丹蓬告诉时代财经。

三只松鼠也在加速拓展线下业务,近两年来,其推出了“千店计划”,布局直营投食店、带有加盟性质的联盟小店等线下渠道,但效果并不理想。

根据财报,今年上半年,三只松鼠共计关闭门店293家,投食店由140家变为85家,闭店56家,新增1家,联盟店也由962家变为780家,闭店182家,新增投食店仅为1家。而三只松鼠线下门店总营收仅为6.37亿元,仅占总营收的15.5%,其中投食店营收为3.39亿元,联盟门店营收2.98亿元,分别同比下滑41%和18%。

三只松鼠称,疫情和SKU缩减对门店客流与产品丰富度带来影响,基于转型战略下对门店策略由过去的规模化、粗放型扩张转向优质店铺的可持续经营,对现有经营情况欠佳的门店进行主动优化。

在三只松鼠“蒙眼狂奔”扩张时,来自加盟商的抱怨声也多了起来。曾有广州加盟店店员告诉时代财经,由于三只松鼠经常在电商打折做活动,加盟店的产品卖得更贵,没有价格优势。“进货也没有太多优惠,只会给一些满减券。”他说。

如今,三只松鼠对线下渠道的探索仍在继续,并瞄准下沉市场。三只松鼠在三季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持续推进新分销业务,布局全国重点批市和县级下沉市场。截至三季度末,公司累计与885家经销商伙伴建立长期品牌授权经销合作。

“搬运工”的隐忧

一直以来,三只松鼠和百草味、良品铺子并称为线上零食三巨头。此前,这三个品牌都是以代工模式为主的“搬运工”。

但代工厂模式也有不可控的弊病。今年9月,三只松鼠因被曝疑似吃出油炸壁虎登上热搜。7月,三只松鼠还曾因脱氧剂泄露导致孕妇误食遭到消费者质疑。

这也暴露出了三只松鼠运营模式的短板。朱丹蓬告诉时代财经,依靠“代工+品牌”的运营模式,三只松鼠在短时间内快速发展起来,在这一模式下,三只松鼠虽然规避了重资产的经营风险,但也不能完全控制食品安全,同时无法掌控上下游的定价权。

事实上,三只松鼠也在求变。根据三季报,2022年4月,公司开工建设第一座每日坚果示范工厂,并于7月实现首批规划的两条产线试运营。截至报告期末,共计六条产线36套设备已全部正式投产。此外,夏威夷果、碧根果示范工厂两条产线已建设完毕,预计于今年底投产。

朱丹蓬认为,全产业链的布局是三只松鼠的必经之路,但自建工厂难免会占用一定资金,这考验着三只松鼠的资金链能力。

三只松鼠的投资人、前IDG资本合伙人李丰曾评价,章燎源非常厉害的地方,就是拉着一群平均水平是B的人,做成一件水平为A的事。风口之下,B水平的人的确有机会做成A级别的事,但红利消散后,如何做好产品,解决短板问题,才是三只松鼠需要考虑的事。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朱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