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地摊夜市还是国际范儿?重庆都市圈:我全都要

作者:王晨婷 2022-09-29 22:10

中国味,巴渝韵

“快快快,都出门吃宵夜了!”

夜里十一点半,重庆小伙小冉在观音桥好吃街发出召唤,好友们迅速响应。一群人很快聚头,支起热腾腾的火锅。

这种场景,在重庆司空见惯。各地开始挖掘“夜经济”消费潜力的当下,重庆已经连续3年获评“中国十大夜经济影响力城市”榜首。

而在“不夜重庆”里闯荡的不只年轻人,还有更多土生土长的“老重庆”。这离不开重庆夜市的历史沿革,也与当地政府较早介入扶持相关。

烟火气十足的夜经济,为重庆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注入了新动力。作为国内率先开展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的5座城市之一,重庆也正探索创新消费的更多可能。

今年8月,重庆都市圈获批,跨省扩圈纳入重庆21个区和四川省广安市。其中,备受关注的广安瞄准区域性消费中心,未来或将衔接起成渝“双城联动”,共同打造富有巴蜀特色的国际消费目的地。

六成消费发生在夜间

解放碑是重庆市区最繁华的商圈之一。每当华灯初上,游客挤满步行街,喧闹的小吃门店蕴出层层烟火气。

广场正中的解放碑,建于1947年,是抗战胜利的精神象征。而重庆与夜市的渊源,也得从民国年代讲起。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各色人等涌入大后方重庆,带来各地美食。白日需躲避轰炸,加之被称为“四大火炉”之一的重庆昼夜温差大,夏夜纳凉,冬夜围炉,宵夜成了重庆人的一种习惯,夜市的雏形亦随之诞生。

解放之后,重庆大力发展重工业,当时工人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当地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工厂一般是三班倒的轮班制,其中中班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因此出现了人们对夜市的巨大需求。

重庆(图源:图虫创意)

南方的夜晚天气适宜,租个门店并非必须,不少人支摊卖食,夜市逐渐兴起。“现在还有很多是在半夜12点出摊,摆到早上7、8点的,重庆年纪大的人也很习惯晚上出去吃宵夜。”小冉告诉记者。

“穷也快活,富也逍遥”,巴蜀休闲的消费文化让人向往。进入新时代,因食品安全、占道经营、市容市貌等问题,夜市一度受到管控。但在巨大需求面前,当地政府很快意识到“堵不如疏”。

数据显示,重庆城市消费60%发生在夜间,夜间经济成为城市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

2011年,作为重庆首个政府主导设立的夜市项目,沙坪坝新桥夜市正式开门迎客。近两年,重庆又积极推动夜间经济发展,促进消费增长,目前已建成市级夜市街区33条、市级特色商业街22条、中华美食街17条、中国美食之乡7个、市级美食街(城)35条。

“不夜重庆”正成为这座城市的闪亮招牌,也成为重庆经济的活力因子。在腾讯联合瞭望智库发布的《中国城市夜经济影响报告》中,重庆连续3年夺得榜首。

而在最新的重庆都市圈发展规划里,“加快建设‘不夜重庆’ ,建设体验丰富、包容多元的国际知名夜生活目的地,创建高能级夜间文化和旅游消费集聚区”也占到了十分重要的位置。

提升广安消费能级

要建设重庆都市圈,进一步擦亮“不夜重庆”的招牌,单靠重庆可能还不够。

8月22日,重庆与四川联合印发国家发改委批复了《重庆都市圈发展规划》,成为继南京、福州、成都、长株潭、西安之后,第6个获得批复的国家级都市圈,也是第二个突破行政区划的都市圈。

其中,广安将是衔接起成渝“双城联动”的“桥梁”,成为共同打造富有巴蜀特色的国际消费目的地。

四川广安(图源:图虫创意)

广安是四川离重庆主城最近的地级市。“广安离重庆非常近,从市里过去大概开车就一小时,从成都去可能得两三个小时。我小时候也经常去那边玩。”小冉说。

将广安纳入重庆都市圈,除了带动其经济发展,另一个重要目的也在于推动川渝双城合作。因此,广安正从“川东一隅”成为“川渝焦点”。

在消费方面,广安在202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未来五年,将立足重庆都市圈北部副中心定位,把“亮山亮水亮文化”贯穿城市建设始终,新建一批服务业集聚区、历史文化街区、特色商业街区,打造区域性消费中心城市。

届时,广安作为“区域性消费中心城市”,或将能更好地衔接起重庆和成都两大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实现地区消费能级的融合升级。

中国房地产数据研究院院长陈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川渝地区的整个休闲文化氛围都比较足。不过,相比上海、香港、巴黎等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成都和重庆还需要在双城经济圈里进一步互相融合和推动,共同实现消费文化、消费品质、消费圈层、消费结构等的升级。”

“重庆消费”冲向国际

虽然坐稳“消费第三城”,但对于重庆都市圈来说,离它目标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和世界知名都市旅游目的地”也还有一定距离。

交通是首先面临的问题。

重庆工商大学“重庆市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研究课题组发布的《“重庆市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研究报告》披露,近年来,由于国际航线网络先发优势不明显,没有充足的客源,重庆少数已开通的国际航班还出现了停飞的情况。

《报告》认为,从纽约、巴黎、东京等公认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来看,一座城市要成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必然要有国际枢纽机场。目前,江北国际机场只能算是区域性枢纽机场,距离国际枢纽机场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江北国际机场正在进行扩建工程,同时,万州机场航空口岸也于近期获得国务院批复同意对外开放。这意味着,继上海、北京和成都之后,重庆有望成为国内第四个拥有双国际机场的城市。

此外,重庆是国内重要的旅游城市。2021年旅游总收入位列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但在小冉看来,“重庆本地人或者来旅游的,消费还是更多花在吃的、喝的上面,我个人感觉就是小钱花得比较多。”

相关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特点。目前,重庆面临着旅游花费较低的尴尬处境,人均旅游消费常年低于1000元,虽“性价比高”,但也仍需重视提升消费能级,增加消费供给。

对此,重庆都市圈规划中提到,一方面要扩大“重庆火锅”“重庆小面”等品牌影响力,另一方面,集聚发展“首店经济”“首发经济”“首牌经济”“首秀经济”,打造国际品牌西部首选地和国内品牌“世界橱窗”。支持符合条件的地区建设市内免税店及其离境提货点。

由于地处“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点,重庆坐拥西部陆海新通道和中欧班列等方面的物流优势,确实在打造全球买卖中心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既有鳞次栉比的繁华商场,又有山城雾都的特别风光,还有传统小吃摊头升起的烟火气。现在的重庆都市圈,正逐步成为全球消费网络中“具有中国味、巴渝韵”的魅力之都。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编辑: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