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三年来首次回家过年,港漂:要做“全职女儿”

作者:曾思怡 2023-01-20 11:29

香港和内地通关后的第一个春节

“本人近期已回归家庭,目前在家做全职女儿。”

学做年夜饭、看望年迈的奶奶、陪父母逛公园......临近春节,港漂青年Jiva筹备着回家过年的大小事项。这是三年来Jiva第一次回家过年,新冠疫情以来,虽然家乡广州距香港不到200公里,对她来说却隔了1000多天的距离。

2020年2月,香港因新冠疫情考虑开始陆续封闭出入境关口,通关一个月一个月的不断延期,内地与香港的距离,随着时间无限延长。

随着防疫措施的持续优化调整,“乙类乙管”总体方案宣布,今年1月8日,香港与内地实施首阶段通关,开放的口岸7个,加之年关将近,时隔三年,港漂青年纷纷踏上回家的路。

眼下,通关后的第一个春节即将到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几位港漂青年,瞧瞧他们怎样度过这个特别的春节,也听他们聊聊这三年来的故事。

香港城市风光 图源:图虫创意

带父母外出旅游,亲子团聚是主弦律

回忆正式通关的时刻,港漂青年雀斑感慨这一切来得不太真实。

“看到新闻报道里一批又一批港漂青年踏上回家的路,我马上在网上查询回家的机票,就等着放假时间出来马上买票,还筹划了怎么和家人度过这个久违的春节。”雀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打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她已经有三年多没有回家。

久别重逢让雀斑更加珍惜与父母相处的时光,雀斑说,就在几天前,她预定了从太原前往福建的车票和景点门票,打算在春节期间游览当地景点、品尝特色美食。“因为疫情的原因很久没有出门旅游了,想陪父母出门看看各地的风土人情,当然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

回顾过去的三年,雀斑也有说不完的话。

2019年,时年23岁的太原姑娘雀斑前往香港读书,对这座城市的好奇与新鲜还没过去,新冠疫情就突然袭来,随之而来的是生活学习上的诸多变动。

雀斑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4岁生日的时候,雀斑与父母视频时没忍住哭了一场,这次经历发布到社交平台上引发广大网友的共鸣,雀斑头一次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和自己感同身受。

对于雀斑来说,香港和内地通行受阻,最直接的影响就节假日没法回家看望亲朋好友。

在那之前,遇上周末,到深圳和朋友聚餐再于当天返回香港是常有的事,而在重大传统节日花上半天时间返回太原家中也在计划之中,随着疫情到来、两地出入境关口封闭,这些稀松平常的事情变成了不可能。

雀斑回忆,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克服一下就过去了,但通关延期的消息一次又一次传来,她和周边朋友也在期望和失望中不断循环,“到后面对相关消息已经麻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电话和视频的重要性升级,雀斑和父母保持着两天一次的视频通话,既聊自己近期的学习或工作情况,也听父母讲述家里发生了什么新鲜事,还主动在通话里和妈妈学习做馒头、肉夹馍等北方特色美食。

不忙的时候,雀斑就到超市照着菜谱采购,回到家里开启揉面、烙饼的初体验,并叫上朋友到家里品尝和点评几番。

“虽然身在香港,但是北方胃可从没受过委屈。”雀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除了自己做饭,她也会约上老乡走上街头寻觅美食,“2020年初以来,内地地方特色美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多起来,因为这方面需求确实多起来了。”

雀斑在香港街头寻觅的内地美食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探索香港著名景点和风土民情,也在过去三年为雀斑带来无数个有趣和治愈的瞬间。

莲香楼是香港当地的百年老茶楼,也是多部港片取景地,深受老一代的喜爱、也是年轻人的热门打卡地,但在2022年8月不敌疫情结束营业。雀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有幸在倒闭以前走访了莲香楼,不仅感受了这座百年茶楼的古香古色,还和茶馆里的老人聊天,感受到时代潮流下各种真切具体的人和事。

“三年经历了这么多以后,也许我们会更加学会珍惜当下、热爱生活,珍惜身边看似平常、好像一直守护在我们身边不会变的东西,但它不是这样的,它可能第二天就会没掉。”回顾过去三年,雀斑把自己的感受以视频形式分享在社交平台。

做饭、买年货、写对联,全职女儿养成中

对港漂青年Jiva来说,今年春节的关键词是“寻常”。

新冠疫情发生以前,Jiva会用各式各样新潮、有趣的活动填满春节,每年的除夕夜都定位在不同城市。但经历三年疫情之后,今年春节,Jiva打算做个全职女儿。

“出入境关口封闭以后,我连续三年没有回过家,对父母欠缺了很多陪伴,要趁这个假期补回来。”Jiva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春节她要把时间花在最寻常的过年活动上,和父母一起逛花市、选对联,手把手跟学制作年夜饭,去看望许久未见的奶奶......

在Jiva看来,这不仅可以弥补过去三年对父母陪伴的缺失,也是作为游子的她最温暖也最治愈的过年方式。

“这个春节期待了太久。”Jiva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22年12月以来,她就密切关注着关于香港和内地通关的消息,不过还没等正式通关,为了早一天返回广州家中,她在12月24日就踏上前往深圳的旅途,并在当地隔离5天后抵达广州。

虽然过去了将近1个月,但Jiva依旧对踏入内地那一刻记忆尤新。

Jiva说,也许是近乡情怯,她抵达深圳的第一反应是大哭,“本来以为回来的第一感受的喜悦,没想到是崩溃大哭,看着窗外和三年一样的街道和风景,感觉这三年好像没有存在过。但是到了家门口,街道还是那么熟悉,最喜欢的小吃店已经不见了。”

Jiva记录下抵达深圳的一刻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新冠疫情到来以前,Jiva虽是港漂青年,但香港与广州两地交通便捷,她基本每个周末都会返回家中与父母团聚,或者和熟识的朋友聚餐,并没有明显的漂泊感。

香港和内地出入境关口陆续封闭之后,原本平常不过的生活方式发生改变,不仅周末无法回家,在香港当地的同学也接二连三毕业回到内地发展,Jiva的生活突然出现了空白。

为了填补这些空白,Jiva有意识地培养运动习惯和提高社交面。香港的冬天并不冷,穿上健身服就能出门,也是在那段时间,Jiva养成了夜跑的习惯;而通过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当前的经历和感受,Jiva认识了很多港漂青年,大家年龄相仿,喜欢聚在一起吃饭、爬山,也一起做年夜饭、听演唱会,很快打成一片。

大家经常约着周末爬山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其后不久,Jiva认识了同校的男生米高,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发展为恋人关系,两人的相互扶持也为对方的生活增添归属感和小确幸。

“虽然有一起交流的圈子,大家也会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丰富和精彩,但是出于生活工作节奏、语言等因素,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港漂青年表示没有归属感。”在港漂圈子里,Jiva认识了很多和自己一样的港漂青年,也因此从更普遍的层面看到这三年来大家生活的变化。

“新冠疫情发生以后,圈子里不少朋友都迈入长期异地恋,其中有一部分在这个时间段分手,在这个因素的叠加下,挺多港漂青年在感情方面是受到明显冲击的。”

Jiva补充,当前港漂青年群体中男女比例明显女性偏多,而这些女性群体往往很卷,在感情上很有主见和想法,对未来伴侣的要求更高,因此“港漂女青年难找对象”成为一个普遍的现象,而对象难找、异地恋分手率高,进一步加剧了三年来港漂青年的漂泊感。

和家人相聚变难的情况则更为普遍,Jiva给时代周报记者举例,有一段时间,根据防疫政策规定,从香港返回内地加起来至少要隔离20天,处于正常学习或工作状态的人都是没办法办到的,“所以这三年来,大家和内地亲人电话、视频的频率普遍比疫情之前多了很多。比如我之前基本不和家里通话,封关后一段时间隔一天就会和爸妈通话,后来适应了变成一周通话一次。”

聊天的最后,Jiva再次回忆了24日当天从香港抵达深圳的激动瞬间,同行的人群中,有人举起手机给再普通不过的街道拍照留念,有人安静地和朋友安静相拥、眼泪则不住地淌下来。

Jiva和米高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编辑: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