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美国制裁下的伊朗“抵抗经济”:经济命脉被切断、GDP下跌、通胀加剧

作者:刘沐轩 2020-10-27 17:47

“有一点可以肯定,”伊朗大学国际关系学者沙里亚提尼亚强调,“虽然伊朗经济在制裁下将无法发展,但制裁绝对不可能颠覆伊朗的政权。如果美国采取长期制裁的决定,伊朗的经济状态可能就像现在一样勉强维持。”

在伊朗武器禁运令正式解除后,当地时间10月26日,美国政府再次宣布对伊朗石油部、伊朗国有石油公司(NIOC)和伊朗国家邮轮公司(NITC)实施制裁。

美国财政部在官网上发布公告表示,列入制裁名单的组织和企业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提供资金,而后者已经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

2018年的伊朗建军日阅兵上,载着导弹的军用卡车驶过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的头像。(图源:法新社).jpg2018年的伊朗建军日阅兵上,载着导弹的军用卡车驶过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的头像。(图源:法新社)

“制裁远未结束,”华尔街日报报道援引一位美国政府内部高级官员的话称,“在未来的几天至几周内,美国将对伊朗实施更多的反恐制裁,针对石化、金属和运输行业。”

“伊朗现在不需要武器”

就在一周前,全球还担忧伊朗在10月18日武器禁运令结束后将会有何举动。但现在看来,伊朗没有购买武器,也没有出口武器,仅仅宣布制裁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并在10月25日举行了一次军事演习。

究其原因,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在10月26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在美国的制裁下,没有国家卖武器给伊朗,也没有国家会买伊朗生产的武器。伊朗现在不需要武器,维系民生才是第一位。”

但美国在此事上显得更加积极。美国政府曾在8月13日呼吁无限期延长对伊朗的武器禁运令。但讽刺的是,随后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对此进行了投票,最终只有美国和多米尼加两国同意延长禁令,离9票通过的门槛有着7票之差。

对于美国而言,这样的结果显然难以接受。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8月20日通知安理会,宣称美国将于9月20日起恢复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然而,早在2018年5月就主动宣布退出《伊核协议》的美国,实际上早已无权染指联合国对于伊朗的干涉。

据塔斯社10月21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由于美国制裁,伊朗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了27%,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他们(伊朗人)幸福,但他们不能拥有核武器。”

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集会上演讲。(图源:美联社).jpeg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集会上演讲。(图源:美联社)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特朗普对伊朗GDP下滑的发言没有明确指出时间范围,因此是否真的下滑了27%仍难以确认。

事实上,自2018年5月以来,美国便对伊朗采取了更加严苛的制裁手段,“尽最大努力“让伊朗经济命脉——石油的出口量“清零”,还多次对“涉嫌帮助”伊朗政府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个人和实体进行制裁,力图将伊朗置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相比之下,伊朗对美国采取的反制措施则显得十分无力。由于制裁导致的经济下滑和伊朗国内经济结构的特殊性,伊朗政府在2018年后便很少公开经济数据。而近期的频繁军演也更像是出于增强民族凝聚力和自信心的举动。

就在禁令解除之前,外界还猜测伊朗会不会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加强国防力量。但事实上,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禁运令本身并没有禁止其购买防空系统。

因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秦天在10月2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长期的制裁下,伊朗现在可能已经没有足够的财力大量购买武器,此次武器禁运令的解除可能不会导致中东地区地缘政治的风险出现大的波动。

不仅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还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伊朗今年的经常账户余额占GDP的比重为负0.5%,这是近10年来伊朗该数字首次变成负数。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伊朗现在还有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这些钱随时可能被美国通过各种方式冻结。

石油出口下滑7成,通胀高达41%

和许多其他中东国家一样,伊朗也高度依赖石油出口创收,这也却令该国经济在美国制裁下更加脆弱。

据伊朗《金融论坛报》10月13日报道,伊朗德黑兰总商会(TCCIM)经济分析中心的调研报告显示,2019年伊朗出口集中度指数高达0.43,在调研的13个国家中排名第一。而伊朗的高得分主要是因为出口高度集中于石化产品和天然气凝析油,其石化产品和半成品占伊朗出口总量的50%。

值得注意的是,如此之高的石油产品依赖程度还是在美国加紧制裁之后,2018年以前的伊朗经济其实更加依赖石油。

在美国的制裁下,据伊朗官方统计,2019年伊朗石油出口额降至192.3亿美元,同比下滑67%。与此同时,中国长期作为伊朗石油的最大买家,也减少了对伊朗石油的进口。

微信图片_20201027152411.jpg(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据时代财经梳理,在今年6月份,中国自2007年1月以来首次单月没有进口伊朗石油。在新冠疫情和石油价格战的综合影响下,中国在今年1-8月共进口石油36752万吨,同比增长12.1%,但其中只有约0.6%来自伊朗。

对此,秦天分析认为,伊朗曾是中国前十大石油进口来源国之一,但随着今年美国制裁的加剧和油价波动,中国今年从伊朗进口的石油总量锐减。

据时代财经计算,今年中国进口的伊朗石油的平均价格(337.7美元/吨)也略高于俄罗斯(334美元/吨)和沙特(333美元/吨)。

与此同时,高度依赖石油的经济结构也导致伊朗极易发生通货膨胀。据IMF统计,2019年伊朗的通胀率高达41%

对此,时代财经在25日联系到伊朗大学国际关系学者沙里亚提尼亚教授,他指出,因为伊朗是主要依赖石油创收的国家,而石油收入主要是美元,伊朗将美元转化为国内法定货币的过程中并没有发生经济活动。

另一方面,石油收入并没有用来发展经济或带动其他行业的发展,这就导致伊朗发生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增加。而随着近年来伊朗石油出口的减少,政府的美元收入也随之减少,导致财政赤字增加,而且伊朗从去年开始大量发行纸币,货币流动性过剩也增加了通货膨胀的可能性。

伊朗的通货膨胀率常年保持在20%以上。(图源:nationalinterest.org.jpg伊朗的通货膨胀率常年保持在20%以上。(图源:nationalinterest.org)

通货膨胀背后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制裁,”沙里亚提尼亚指出,在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伊朗政府一度将国内通货膨胀率降低至个位数(最低降至8%),而在2018年特朗普政府重启制裁后,伊朗的通货膨胀问题再度加剧。

除此之外,汽车产业作为伊朗的第二大工业也深受制裁的影响。

据沙里亚提尼亚介绍,自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恢复制裁后,包括法国、中国等国的汽车企业就被迫暂停了与伊朗的合作,导致伊朗汽车产业产值减少了40%。“伊朗政府只能集中发展‘抵抗经济’,重点发展国内生产并限制进口,给国内行业发展给予相对优惠的条件。所以目前在伊朗境内已经看不到法国和中国的汽车了,只有伊朗企业生产的国产汽车。”

沙里亚提尼亚还透露,今年以来,开始有外国企业开始有意恢复与伊朗的合作,但新冠疫情导致伊朗GDP下滑3%-5%,超过一百万人失业,而且由于运输成本的增加,很多货物也无法进入伊朗,目前伊朗国内的汽车工厂基本都因无法进口零件而停产。

“制裁不可能颠覆伊朗政权”

尽管伊朗面临种种困境,但IMF仍然对其经济有信心——该组织预测伊朗的GDP将在2021年实现3.2%的正增长,并测算2020年伊朗的失业预期由此前报告的16.3%下降至12.2%,通胀率也将从前一年的41%下降到30.5%。

对此,秦天指出,伊朗经济在过去四十年内的制裁中展现了一定程度的韧性,而美国制裁的效果也可能会随着时间而变差。

但殷罡则认为,虽然伊朗的GDP增长预期并不能代表伊朗经济在复苏,但目前美国的制裁并没有断了伊朗的全部“财路”。“伊朗仍然可以对伊拉克出口天然气,对外出口地毯、开心果等产品,最起码伊朗的农业能够自给自足,包括宗教救济组织在内的各级社会组织也能够基本保证人民不挨饿。”

目前,中国和欧盟是伊朗的两大贸易伙伴。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中国和伊朗两国进出口贸易额为333.9亿美元,同比微跌0.3%。其中进口197.4亿美元,同比增长16.3%;出口136.5亿美元,同比下降17.4%。

而欧盟在伊核协定签署后,也迅速成为伊朗的第二大贸易伙伴。2016至2017年,欧盟对伊朗出口增长了31.5%,进口增长83.9%。但据欧洲统计局今年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伊朗与欧盟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达到52.2亿欧元,较2018年的183.5亿欧元下降了71.54%。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为保障与伊朗正常贸易也建立了一套以物易物的INSTEX结算系统,绕开了以美元结算的全球银行结算系统SWIFT,双方在2019年7月成功完成了首笔交易。

但INSTEX的弊端也相当明显,更原始的易货贸易将大大限制伊朗的贸易自由度和议价能力,伊朗只能在有限的贸易伙伴和商品服务中作出选择。为了改善这种状况,据俄罗斯时报报道,伊朗也正计划推出国家法定货币支持的数字货币CBDC。

此外,伊朗的服务业和互联网电商在疫情期间逆势增长

据彭博社报道,在线零售商Basalam.com的营销传播总监萨伯表示:“在过去的两年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办小企业并在网上出售自己生产的产品。”伊朗小微企业在这个平台上的注册数量从去年的4000个增加到今年的48000个。
对于伊朗经济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沙里亚提尼亚认为,长期看来仍难判断,接下来美国的态度与2021年伊朗大选的结果可能十分关键。但他认为,如果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伊朗受到的地缘政治压力也有可能得到缓解。

目前来看,在维持国内经济上,伊朗已经用尽全力,或许只有外部因素的变化才能给伊朗经济带来新的生机。

沙里亚提尼亚还表示,“如果美国能重返伊核协议,那些离开的公司就能回来,伊朗和波音、空客签订的500亿美元订单也能恢复,伊朗的经济就能打开局面。伊朗未来需要5000亿美元的投资,如果制裁减少,中国将成为伊朗最大最有潜力的投资国。”

“有一点可以肯定,”沙里亚提尼亚强调,“虽然伊朗经济在制裁下将无法发展,但制裁绝对不可能颠覆伊朗的政权。如果美国采取长期制裁的决定,伊朗的经济状态可能就像现在一样勉强维持。”

(德黑兰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博士李睿对本文亦有帮助。)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梁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