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美团共享充电宝低产自营点打包转让,代理商:曾月入6万,但这门生意已经不香了

作者:徐晓倩 2021-07-16 15:15

当行业内部竞争趋向激烈,以及共享充电宝对线下渠道的高度依赖,几大品牌不得不以涨价的方式维持盈利。

图虫创意大小.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共享充电宝战局又有新变动。

7月13日,外界传闻美团共享充电宝负责人高程已于近期离职,加盟创业团队,该部门的诸多BD目前已转岗至美团优选。与此同时,美团有33个自营城市被代理商接盘。

不过,时代财经在进一步采访中发现,美团充电宝自营城市部分低产点位被代理商接盘确有其事。接手的代理商能拿到史上最低的设备价格,但前提条件是接手全市部分或全部低产自营点位。

代理商低价接盘低产自营点

“接盘美团充电宝的代理商要成炮灰了,当前美团主攻方向转为打车和团购了。”从事共享充电宝行业三年的晖晖7月14日向时代财经感慨。

尽管美团方面否认,但这一消息仍在圈内不胫而走。

7月14日,时代财经看到,美团充电宝一渠道经理小凯在微信朋友圈公布了一则全国美团充电宝“低转代”的项目,有超过十万个自营点位等待被转让。

朋友圈截图.jpg受访者朋友圈截图

小凯坦言,此次出让自营点的直接原因是部分地区运营压力大。“原先这些点位都是美团自营的,一个内部销售人员通常要管理、维护一座城市上百台设备,若是公司扩大自营团队队伍的话,整个运营成本会增加不少,让代理商接手等于有了更多的推广人员,更有利于整个业务的发展。”小凯向时代财经表示。

根据美团制定的规则,设备价格会与代理商购入的数量挂钩,比如超过100台时,设备的单价是850元,未超过100台,单价则是950元。而自营点位售出的价格更低,一台设备的转手价格仅需要800元,前提条件是代理商必须包揽该城市的全部自营点。

相比其他平台平均1000元/台的设备价格,美团开出的条件对代理商而言是不小的诱惑。

从小凯提供给时代财经的一套优惠政策资料来看,美团分给代理商的利润比例超过90%,若是单机柜月流水超过2000元的,分成利润100%,意味着收益全由商家和代理商分摊。“对于商家端来说,选择入驻美团充电宝的另一个好处是能增加入驻商家的曝光度,也就是说入驻美团共享充电宝的商家,会有更优质的外卖搜索推荐位。”小凯说。

美团不差钱,但来晚了

从共享充电宝大作战到市场竞争格局初步形成,美团的布局姗姗来迟。其实,早在2017年美团就入局过共享充电宝,但是由于收益不达预期被叫停。2020年初,美团重新启动共享充电宝业务。

美团这一举动依然沿袭了“高频打低频”的策略,由于自身流量基础,美团不用大量烧钱进行用户补贴,就能迅速占据一定市场,充电宝业务日后也可以为酒店导游、餐饮外卖进行导流。

共享单车,网约车,买菜……美团致力构建一个“无边界”的本地生活平台。

“美团的入局相当于降维打击,它的线下渠道采取了超低分成,乃至不分成的策略。尤其是我推广的二线品牌,已经没多大的生存空间了。”美团进场后,晖晖感到了明显的压力。

2020年4月,美团刚进场不久时,曾有商家向时代财经直言:“店里的外卖、收银机都交给美团来做,我们不敢不用美团充电宝,反正也不花钱。”

互联网观察家尹生曾公开表示,作为国内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美团跟商家和用户都建立了很好的连接,美团的品牌知名度高,有助于其做线下推广,这是其在充电宝业务上的优势。

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看来,盈利不是美团的首要目的。“美团通过布局充电宝业务可以实现用户线上流量的线下转化,提升App日活和品牌影响力,提高‘单客’价值。”陈礼腾7月1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不过,美团现有的优势并没有让它坐上共享充电宝的头把交椅。在美团缺位的两年时间里,共享充电宝市场已经形成了“三电一兽”(指小电、街电、来电、怪兽)的竞争格局,根据艾媒咨询数据,四家市场份额达到96.7%。

艾媒咨询《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份额中,街电以40.5%的占比在行业排行第一,小电科技和怪兽充电分列第二、第三位。到了2021年,怪兽充电走在了前列,根据欧睿国际的相关报告,怪兽充电以36.4%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

”黄金时代“不再,二线代理商曾月入6万

野子是某二线城市搜电和美团充电宝的代理商,他从销售末端感受到了共享充电宝的营收压力。

在野子铺设的500台设备中,美团仅占20%,每台设备价格1000元。“去年,美团进入当地市场,我也想过再布局几百台设备,后来发现钱已经没那么好赚了,就谨慎了很多。”

2019年入局共享充电宝的野子已经是幸运者,他只用了小半年就收回成本。“行情最好的时候,账面一个月能收益6万元,如今已经错过了做代理商的黄金阶段,每个月都有要退出、转手的代理商。”

近期,野子在当地服装大卖场的一家门店投放了两台设备,一周后的收益仅有37元。

接受采访的代理商一致将经营痛点归结为与商家的分成压力:“内部竞争很激烈,早期基本能实现五五分成,现在代理商最多能拿三成收益,代理商和商家都在不断试探对方的底线。”

晖晖补充道:“在高端酒吧、商圈、KTV的分成有可能超过90%,有的充电宝企业会以高价拿下高档消费场所的独家合作。” 

上海某新营业不久商场的一家数码门面,同时摆放着怪兽和美团充电宝,店主向时代财经透露,“现在,两个品牌都是三七分成(店家收七成),如果店铺效益好,商家就有比较强的话语权,可以和代理商谈到二八分成。”据店主介绍,门店目前每个月一台设备的收益仅维持在300元左右。

代理商不断让渡分成比例,背后是共享充电宝的渠道之争、点位之争。商家作为终端渠道,在整个产业链中价值最大,因为不同场景、不同区位的客流量,直接影响充电宝的流水。

当行业内部竞争趋向激烈,以及共享充电宝对线下渠道的高度依赖,几大品牌不得不以涨价的方式维持盈利。

7月14日,时代财经走访了上海陆家嘴、南京西路等几处标志性景点发现,怪兽、小电、街电、美团的租借价格普遍为5元/小时或6元/小时。与最早进入市场时1元/小时的费用相比,涨了5-6倍。

陆家嘴地铁站.jpg陆家嘴地铁站共享充电宝站点 时代财经摄

几家公司的财务数据也透露出共享充电宝的尴尬处境。根据招股书,小电科技2020年的分销及营销开支达到14.72亿元,同比增加40%。其中2019—2020年,小电科技一年的进场费由1.41亿元猛增至3.02亿元,同比暴涨114.5%,分成费用由5.74亿元增至7.1亿元,同比增加23.7%。

另外,经历几年沉浮,共享充电宝赛道仍未摆脱盈利模式单一的困境。怪兽充电2020年充电服务业务营收为27.11亿元,占比达到96.5%。

“共享充电宝盈利模式单一,使其长期不被看好,”陈礼腾告诉时代财经,“为寻求进一步的发展,各充电宝公司亟需构建新的增长路径,在数据、流量、场景上做深耕。若能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共享充电宝依旧存在想象空间。”

(文中晖晖、小凯、野子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史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