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别人涨我也涨”!成品纸与纸浆期货价格齐飞,恒安维达洁柔都来凑热闹

作者:魏亚霖 2021-04-08 19:51

一家纸企负责人告诉时代财经,“这一轮成品纸涨价就是APP带起来的。”

2021年以来,纸浆期货价格一路狂升,下游纸企也“涨”声不断。

从4月1日起,恒安集团(01044.HK)、维达纸业(3331.HK)、中顺洁柔(002511.SZ)、金红叶四大生活用纸巨头不约而同调高了供货价格。其中拥有“心相印”、“竹π”等纸巾品牌的恒安集团明确表示,其纸巾产品促销供应价格将逐步提高10%~20%。

文化用纸方面,太阳纸业(002078.SZ)、晨鸣纸业(000488.SZ)、华泰纸业(600308.SH)等头部企业针对双胶纸、铜版纸多次提价。根据卓创资讯数据,3月份157g铜版纸均价为7294元/吨,环比上调19.03%;70g木浆双胶纸市场均价7339元/吨,环比上调19.58%。

在这一轮涨价背后,造纸巨头金光纸业被认为是重要推手。

纸.png图片来源:Unsplash

纸浆价格飙涨

纸企们将涨价怪罪给原料纸浆价格的飙升。4月8日,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多家纸业上市公司。

其中晨鸣纸业证券部工作人员认为这轮涨价源于下游需求的回暖,而上游浆厂产量调低,导致纸浆价格飙涨。

冠豪高新(600433.SH)相关工作人员则直言,“纸浆的价格从去年每吨4000多,涨到现在的7000多,成品纸价格上调10%不能算多。”

图片 1.png2021年一季度纸浆现货价格大涨。来源:隆众资讯

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纸浆消费国,而中国森林资源并不丰富,因此生产文化纸、生活用纸、白卡纸所需的木浆,主要依靠进口。据中国造纸协会统计,2019年全国纸浆消耗总量9609万吨,其中进口木浆占24%、国产木浆占13%。

近年来,诸多造纸企业纷纷建设配套纸浆厂,提高自身纸浆供给能力。晨鸣纸业总经理李峰3月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晨鸣纸业是国内唯一一家基本实现木浆自给自足和浆纸产能全平衡的现代化大型造纸企业。

太阳纸业4月6日在网上平台对投资者披露,公司目前拥有一定的化学机械浆、溶解浆产能,但是化学木浆基本都要外购,公司正在广西建设80万吨化学木浆项目。

纸浆自给程度高并不影响纸企顺势涨价。晨鸣纸业此前发出涨价函称,3月25日起,全木浆及工业用纸系列产品价格上调700元/吨,非全木浆系列产品价格上调500元/吨;4月1日起,热敏纸系列产品发货价格上调1000元/吨。

岳阳林纸(600963.SH)证券部工作人员则告诉时代财经,公司目前的自产纸浆和进口纸浆用量已经做到对半开。但被问及近期公司纸价上调的原因时,该工作人员坦言,“我们只是跟着行业一起涨,别人涨我们也涨。”

但对于这波涨势,下游企业也没打算照单全收。今年2~3月,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广东等地印刷协会纷纷表态,反对纸价不理性暴涨。上海浦东印刷协会会长在2月份举办的研讨会上警告,“纸厂拼命涨价要慎重考虑,凡事有度。如果涨价过度,国家介入,罚款是巨大的,最后可能会两败俱伤。”

据隆众资讯分析,文化纸3月份涨价后,终端客户多刚需补库,对高价纸抵触情绪仍存,文化纸中间贸易环节库存相对高位,出货速度减缓;生活用纸的下游工厂同样谨慎观望,采取刚需采购策略。

金光纸业的锅?

在纸企不断涨价、纸浆商品价上涨的背后,是已经暴涨了大半年的纸浆期货。2020年11月以来,纸浆主力期货价格一度触及7500元/吨,之后略有下调,截至4月8日仍收于7224元/吨,较涨价前4500元/吨的价格仍高出60%以上。

图片 2.png

纸浆期货于2018年11月26日在上期所正式上市交易,以漂白针叶浆为标的,以人民币计价,采用指定交割品牌和交割仓库的方式交割。根据上期所纸浆合约交易操作手册,纸浆期货可交割品牌和生产企业均来自国外——加拿大、芬兰、俄罗斯、智利。

中信建投期货分析师张维鑫4月7日告诉时代财经,纸浆期货价格受国际因素影响比较大,之前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也使得纸浆期货价格拉高。

张维鑫认为,纸浆价格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并不大。“纸浆的供应不存在非常短缺的情况,而需求的增长一直非常缓慢。即使纸浆这波涨价存在通货因素,我认为也应该到顶了。”

纸浆期货价格也不等同于市场价。冠豪高新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纸企往往与供应商签订长期合同,市场价格的变动不会马上传导到企业,而纸企在纸浆价格低位时也会提前囤货。

印刷行业协会则把涨价矛头对准了国内白卡纸产能前两位的龙头企业并购。2020年,金光纸业完成了对博汇纸业的收购。这一收购大幅提高了白卡纸的市场集中度,合计占超过50%的市场份额。

金光纸业(APP)是一家发源于印度尼西亚的国际造纸巨头,旗下拥有数十家制浆、造纸公司及100多万公顷速生林。APP(中国)拥有30多家全资或控股的浆纸企业,以及17家林业公司,包括单一铜版纸生产企业金东纸业、生活用纸头部企业金红叶(“清风”纸巾生产商)等。

此前有舆论认为,金光纸业为了压低博汇纸业的营收完成收购,打起了白卡纸价格战。白卡纸价格从2018年4月的6600~6700元/吨高点一直下跌,跌到2019年1月的4950元/吨。

金光纸业完成收购后,白卡纸价格则一路升高。据卓创资讯数据,今年3月份250-400g平张白卡纸市场现金成交含税月均价9611.96元/吨,环比上升20.49%,同比上升58.8%。

一家纸企负责人告诉时代财经,“这一轮成品纸涨价就是APP带起来的。”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