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克罗斯比理财App爆雷:60岁婆婆投300万还蒙鼓里,“骗子给她寄金条”

作者:兰烁 2021-12-21 22:00

投资者大多以女性为主,各行各业都有,年龄从20多岁到60岁不等。而对接的销售“老师”,几乎都是中年男性,伪装为很有“品味”的模样。

图虫创意-991646573626785860_gaitubao_702x475.jpeg(来源:图虫创意)

按小时计算收益的理财产品,你见过吗?

近日,有投资者在社交平台爆料称,一款名为克罗斯比的理财APP突然无法提现,导致自己本金损失惨重。该产品于今年9月30日上线,以高收益、有担保作为宣传点,吸引了数万投资者加入。由于平台关闭,目前投资者自发建立起多个维权群,并向地方公安局报案。

身在北京的刘筱丹告诉时代财经,“全国各地都有投资人,现在App已经打不开了,各个群也解散了。”

时代财经多方查询发现,克罗斯比“借用”位于香港的高诚资本(CROSBY)名义,搭建了一个极其相似的网站向投资者进行宣传。誉辰俱乐部疑似克罗斯比的运营实体,地址显示在河南开封,其曾在广东省内“登记注册”了一家誉辰善益慈善基金会,但并无备案信息。

克罗斯比售卖的理财产品以光热电站项目、六枝酸磷铁锂等与当下市场“沾边”的事物为噱头,但均没有投资标的,更令人惊诧的是,其产品按天或者按小时计算利息,收益率颇高。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立案回执,目前辽宁省公安厅已经以刑事案件对该事件立案,而广东江门市开平公安局也在12月18日受理报案,12月21日,后者回复时代财经称,要了解事件进展的话需要持证到派出所,电话中不能透露。

拉人头赚佣金,出手“阔绰”送奔驰宝马

12月15日,33岁的北京全职妈妈刘筱丹习惯性打开“克罗斯比”App进行收益提现,操作之后却被告知“提现未到账”:目前平台会员量已然突破45万人,提现堆积过多,导致业务繁忙,将于12月16日晚12点全部处理完成。

WechatIMG224.png(受访者提供)

到了12月16日,刘筱丹再次打开App,显示“没有网络连接”,她转而去微信群里询问,却发现自己被踢出了群聊,此前300来人的“勇攀团队(克罗斯比)精英群”只剩群主一人。

“App打不开,群也解散了,这下大家都慌了”,刘筱丹告诉时代财经,“16日下午就有群友去报警,银行卡很快做了冻结处理。”

今年10月左右,刘筱丹经熟人介绍,前后在克罗斯比买入25万元的理财产品,如今还剩6万左右没能提现。“群里有买了几百万、上千万的,还有不少人投入了全部身家。”刘筱丹告诉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结合投资者提供的资料梳理,这款“克罗斯比”的理财App于今年9月30日上线,以高收益、有担保作为宣传点,吸引了全国各地数万名投资人参与。

“平台根据投入本金的多少,分为不同的等级,按照等级拉进不同的群,分属于不同的团队”,今年42岁的个体经营户高羽告诉时代财经,“比如我们是勇攀团队,其他还有益盛社区、宇恒俱乐部等10来个团队,等级从V1到SuperVIP,V1累计投入本金是6.9万,SuperVIP是988万,叠加收益率从0.28%到7.68%不等。”

WechatIMG424.jpeg(受访者提供)

所谓叠加收益率,指的是除了获得利息收益外,还有“拉人头”的返佣收益。以VIP5为例,一代到三代的返佣比例分别为4%、3%、2%。“只要下线充值、认购,初始人就可以获得佣金,直接从APP里提现到银行卡,刚开始到账很快,后面就提不出来了。”高羽表示。

而在一份投资者保存的录音当中,一名克罗斯比销售人员说道,“你现在就是赚钱的开始,现在可以去发动亲戚朋友来赚钱了。”该投资者表示,“我自己都还没有赚到钱,怎么说服别人?而且我还刷了信用卡。”这名销售停顿了几秒,“你就告诉他们,提现秒到账。静态的钱能赚多少呢,动态的才能一直赚,要懂得利用身边的人脉来创造价值。”

除高收益率外,克罗斯比还设计了另一种令投资者“欲罢不能”的手段。

时代财经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平台会根据投资者投入金额的大小,送出不同的礼品。比如投入38万送出8888元现金,68万送16888元现金,128万则送出奢侈品包GUCCI手提包(价值58888元可折现),以此类推,最高金额甚至可以获得奔驰、宝马汽车。

WechatIMG107.jpeg(受访者提供)

“这些礼品都是真的,也有群友收到了或者兑换现金”,刘筱丹告诉时代财经,“前提是他们不断往里充钱,或者放着不提现才会获得这个资格。”

此外,克罗斯比每上线一款新产品时,总会让投资者“拼手速”。“比如一款10万的产品,会告诉你这个是以小时计利息的,利息非常高,而且份额有限,卖完就没有了”,刘筱丹表示,“但奇怪的是,卖完几个小时后,又重新上线,还有进度条显示多少人在买,还剩多少,给人一种非常紧迫的感觉。”

据刘筱丹所说,她所知道的群友大多以女性为主,各行各业都有,年龄从20多岁到60岁不等。而对接的销售“老师”,几乎清一色都是中年男性,“显得很有品味,经常发红酒、钢琴的照片。”

刘筱丹的“上线”,就是一位60岁左右的女士,儿女长期在国外,家里只有她独自一人生活。据这位60岁婆婆提供的App截图页面显示,她累计在克罗斯比中投入了377万,仅回本171.8万。“她看起来对这笔钱不着急,很信任对方,因为那人经常给她寄生活用品,有时候是牛肉丸,有时候甚至是金条,她还发了照片给我看,说不可能是骗子。”刘筱丹说道。

95B7AAE2-74A0-4079-88E8-3F220DCA9435.jpeg

C6FF1438-9231-400F-B59D-C50607534D34.jpeg

(受访者提供)

对于这次受骗经历,高羽和刘筱丹都认为自己“太贪婪”,“其实一开始也看出有点问题的,凭啥收益这么高?但是经不住诱惑,就跟着往里一起投,要是早点跑就好了。”

慈善造假、“借用”网站,旗下设多家皮包公司

除了煽骗投资者,克罗斯比还通过伪造慈善基金、“借用”知名港企网站来为自己“隐身”。

高羽向时代财经出示的一份资料显示,克罗斯比的销售人员曾在群里发出一张“广东省誉辰善益慈善基金会”的登记副本,侧面表示誉辰善益是其运营实体。

打开誉辰的官网,也可以看到该基金会的登记册,法人为陈丽娇,注册地址位于广州市珠江新城花城大道。不过时代财经在广东省社会组织官网查询发现,这家基金会并未备案。

WechatIMG221.png(截图自誉辰官网)

截屏2021-12-20 下午2.18.36.png(截图自广东省社会组织官网)

12月21日上午,时代财经根据该登记表上的地址到达广州珠江新城花城大道,但这栋大厦目前是公寓用途,一名在此地工作多年的物管告诉时代财经,“一直以来都没有办公,都是住宿用。”

此外,官网下方的地图显示,誉辰位于河南省开封市,其创始人为罗桥,陈丽娇为副理事长。

WechatIMG72.png(截图自誉辰官网)

誉辰官网资料显示,罗桥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管理学硕士,并获得美国波士顿大学信息系统工商管理博士学位,在金融领域从业13年,先后任招商证券投行总部高级经理、大成创新资本投行部副总裁。但时代财经查阅上述两家机构的人员信息,未发现罗桥其人。

对于誉辰善益的信息,官网上发布了一篇对于罗桥本人的“专访”——《访誉辰善益创始人罗桥 ——浅谈誉辰发展现状及规划》,罗桥在这篇文章里表示,创立誉辰善益的初衷是通过自身去帮助在互联网金融受过伤害的朋友们,不仅要在经济上带领他们走出困境,更要从心灵上抚平他们在互联网上受过的创伤。

“目前,誉辰善益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56个工作室,处于四川绵阳、甘肃、临夏州、内蒙古的苏尼特左旗等偏远山区居多。”他说道。

同样,这篇文章还提到,誉辰俱乐部基金会在2020年3月18日向武汉市红十字会捐款100万元,用于武汉前线抗击疫情工作,同时向广东省钟南山医学基金会捐款100万元。时代财经查阅武汉市红十字会和钟南山基金会的官网,比对同日捐赠信息发现,均未有誉辰俱乐部基金会的记录。

WechatIMG232.png

WechatIMG233.png(截图自武汉市红十字会、钟南山医学基金会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誉辰还“投资”了万科A,并在该项目中盈利1.25亿元,而罗桥作为基金会成员分红配比高达6%,所得分红721万元。12月21日,万科A回复时代财经称,“我们对一般大股东都是比较了解的,但是没有听说过这家基金会。”而查阅万科A历年财报,均未出现过这家基金会的身影。

时代财经多方查询发现,克罗斯比其实借助的是香港高诚资本(CROSBY)的名义,搭建了一个与高诚资本极其相似的网站向投资者进行宣传,“他们曾经说过,总公司是香港高诚,还给了我们一个网址。”刘筱丹告诉时代财经。

不过今年9月份,高诚资本(香港)在官网发布了辟谣公告。

截屏2021-12-20 下午9.40.06.png(截自高诚资本网站)

截屏2021-12-21 下午12.38.46.png(截图自高诚资本网站)

截屏2021-12-21 下午12.39.13_gaitubao_1231x596.png(截图自克罗斯比搭建的假网站)时代财经打开克罗斯比提供给投资者的网站——高诚Crosby,可以看到这样的信息:克罗斯比(Crosby)是一款以区块链技术作为支撑发行的平台币,发行价格约0.2元/枚,发行总量2000万枚,永不增发。

WeChat0cad09d1775d85bc6d21cac5b2abee5b.png(截图自假高诚Crosby网站)

刘筱丹表示,“没有听过这种平台币,我们买的都是理财产品,App里也没有显示。”

此外,克罗斯比还设立了多家皮包公司。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转账记录来看,克罗斯比用于收款的账户有多个,包括佛山市辉智森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海南邦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海南耀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山东哲艺旅游文化有限公司等。

时代财经查阅发现,上述几家公司成立的时间非常一致——2021年11月2日,但电话、网址、简介及邮箱等信息都没有公开。值得注意的是,转账多是通过农村信用社、农联社、地方小银行完成,少有涉及大行。

(为保护隐私,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高秋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