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北上广深严查经营贷炒房,但仍有人顶风作案,有银行“支招”取现或转到第三方

作者:刘新歌 2021-03-12 19:41

虽然监管一直未缺席,但经营贷、消费贷等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不过,严查之下,仍有灰色地带。

VCG111320729223.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楼市汹汹,众人抢渡,有人确为居住,有人却为投资。而在调控政策和资金门槛前,有人望之兴叹,也总有人“暗度陈仓”。近年来,消费贷、经营贷不断“借道”涌入楼市,成为推动楼市火热的“暗流”。

不过,这条“暗道”正在被堵上。近期,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多地银行机构均在排查违规流入楼市的信贷资金。

“大概半个月前,各大行开始严查流入楼市的信贷资金,被查出来的客户要提前还款。” 广州番禺一房产中介告诉时代财经。据其了解,已有购房者被查出用经营贷购房。“为尽快还款,客户只能把名下相对不太优质的房产紧急卖掉,保留最好的那套。”

深圳某银行职员王森(化名)对时代财经表示:“每年的信贷指导文件都会有类似要求,最近的严查也不是突击检查,而是从去年就开始的月度常态化动作。”

虽然监管一直未缺席,但经营贷、消费贷等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不过,严查之下,仍有灰色地带。

严查经营贷,但仍有操作空间

今年年初,上海、广东银保监局即发布了文件,防止消费类贷款、经营性贷款等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 

1月底,上海银保监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个人住房信贷管理工作的通知》,对首付款资金来源、信贷资金用途管理等做出要求。广东银保监局则下发《关于组织辖内银行机构开展经营性贷款、个人消费贷款风险排查的通知》,要求辖内银行机构围绕授信调查、授信审查审批、授信后管理、第三方机构业务合作等各个环节开展风险排查。

王森对时代财经称,“从去年开始,政府就要求我们检查疑似违规贷款、查清客户用途的真实性,主要监测客户的流水和经营数据。我们行要求必须有实际经营的客户才能做经营贷,这就排除了很多投机客。”

除了各银行自查,央行也在行动。“每月央行会让我们排查异常贷款情况并填写反馈。银行如果认为该笔贷款正常,须填写认定原因并提供证据。如果无法证实,就要提出整改措施。其实(证实贷款无异常)比较难,一般被央行抓到有问题的贷款,基本上就是出现了不合规的现象。”王森说。

王森所在银行是四大行之一,去年因被查出多笔经营贷用途违规,被央行罚款数百万。“吃罚单后,我们就对经营贷等抓得很死了。”但王森也透露,不是所有银行都这么谨慎。“小银行一般比较宽松。四大行中也有一、两家比较宽松,它们的业务条线比较激进,金融创新做得比较超前,随着政府的介入和约谈,银行之间会逐渐趋同。”

时代财经在调查中发现,不同银行对信贷资金进入楼市确实宽严不一。四大行之一的广州某支行职员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央行查得很严,经营贷用来买房基本做不了,但数十万等小额度的贷款可以操作。该职员向时代财经支招——“有营业执照等资料就可以,贷款直接打到个人帐户。拿来买房的话,建议取现或转到第三方帐户。”

广州某信贷机构职员则“打包票”称“经营贷买房绝对没问题”,甚至可以帮忙出具营业执照、交易合同等资料。“经营贷不能直接用来付房款,我们会帮你找个空壳公司,帮你做进货、卖货等经营订单,把贷款一步步转帐给你信得过的第三方,等转账转够了就可以拿去买房了。”该职员进一步表示,经营贷期限可以达20-30年,利息低于按揭贷款。

金融加速器的效应要阻断

经营贷是银行面向企业发放的一种贷款产品,以抵押企业法人或股东名下房产获取资金,一般情况下可以贷出评估值的70%,因此也被称为“房抵经营贷”。

2020年,为纾困被疫情冲击的小微企业,经营贷作为一项针对性的优惠扶持政策,利率极为优惠,多家银行的经营贷利率在3.85%左右,远低于5.3%左右的商业住房贷款利率。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底,居民贷款余额为63万亿,其中经营性贷款余额为13.62万亿,同比增长20%,远高于其他居民贷款的增速,占居民贷款总额的22%。

但这项优惠这侧被投机者盯上,并投入了楼市。今年3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房地产领域的核心问题还是泡沫比较大,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比较强,是金融体系最大灰犀牛。”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认为,信贷类资金违规进入楼市屡禁不止的原因是利率比房贷低,引发了套利的冲动和情绪,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房地产上涨的预期强烈。

“要杜绝这个乱象,就要降低房价上涨的预期。首先,要减缓政府对房地产的托底性支持,如通过放松调控暗中扶持房地产,或通过土地高价地刺激地产等,以及约束货币发行带来的资产保值、增值的冲动等。另外,银行层面一定要对财经纪律予以重视,必须按照贷款的用途发放贷款,并做好贷后的检查。” 李宇嘉对时代财经称。

而实体经济的困境或也是信贷类资金在实际使用中“变道”的原因。李宇嘉对时代财经介绍,去年以来,中小微贷款占银行新增贷款的30-40%,但是中小微贷款的风险比较高。据全国企业破产重组案件信息网显示,2020年1月1日至6月5日17时,全类型破产案件12567件,相比上一年同期的6716件增长近一倍。同时,据人民法院公告网公告的最新一个月破产约800家企业情况来看,多数为注册资本在1亿元以下机械制造、零售、餐饮类等企业。

楼市和金融正在形成一种病态的正刺激。“现在银行过份看重抵押物的担保、保障作用,而忽视了第一还款来源即企业的经营收入。如此一来,抵押物(房产)价值上涨驱动贷款上升,贷款上升又推动房价上涨,房价上涨又推动抵押物价值上涨、可提供更多的贷款……这个金融加速器的效应必须要阻断,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常旺